<acronym id='fslz1'><em id='fslz1'></em><td id='fslz1'><div id='fslz1'></div></td></acronym><address id='fslz1'><big id='fslz1'><big id='fslz1'></big><legend id='fslz1'></legend></big></address>

    <code id='fslz1'><strong id='fslz1'></strong></code>
    1. <tr id='fslz1'><strong id='fslz1'></strong><small id='fslz1'></small><button id='fslz1'></button><li id='fslz1'><noscript id='fslz1'><big id='fslz1'></big><dt id='fslz1'></dt></noscript></li></tr><ol id='fslz1'><table id='fslz1'><blockquote id='fslz1'><tbody id='fslz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slz1'></u><kbd id='fslz1'><kbd id='fslz1'></kbd></kbd>
          <ins id='fslz1'></ins>
          1. <dl id='fslz1'></dl>
            <i id='fslz1'><div id='fslz1'><ins id='fslz1'></ins></div></i>

            <span id='fslz1'></span>

            <fieldset id='fslz1'></fieldset>

            <i id='fslz1'></i>
          2. 大師隕落?今年戛納頒獎沒那麼簡單

            • 时间:
            • 浏览:20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大幕落下,第72屆戛納電影節在今日凌晨(北京時間)揭曉瞭今年的獲獎名單。有眾望所歸,也有大冷門的出現,可以說,戛納依舊保持瞭自己的個性和對電影藝術不斷的追求。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走進今年的戛納吧。

            《大西洋》拿下瞭今年的評委會大獎,這個帶有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關於非洲非法移民的故事,擊敗瞭眾多大師的作品。
            乍一看這個故事,與去年的《迦百農》還是有幾分類似的,這也反映瞭戛納電影節依舊保持著對於現實主義人文的關懷。但是過於在意這樣的電影,會不會讓更多的人覺得這是屬於戛納的政治正確呢?

            去年非洲的電影人和關於非洲的電影已經嶄露頭角瞭,想必未來我們能看到更多關於這片大陸的故事。
            今年的最佳導演獎是給戛納出的一道最難的選擇題因為大師實在是太多瞭。
            最後,這個獎項花落達內兄弟,這也是達內兄弟第一次獲得最佳導演獎盡管達內兄弟這次的作品《年輕的阿邁德》在戛納場刊上的表現,可以用糟糕來形容,但是戛納還是把這個獎項給瞭達內兄弟。
            這部電影所討論的歐洲伊斯蘭化問題,依舊是歐洲正在發生的社會人文問題,這也是達內兄弟獲獎的主要原因。

            《燃燒女子的肖像》在眾多大師的手中,搶下瞭最佳編劇這個獎項,絕對也算是一個冷門。在場刊的評分表現上,大師們的作品其實都拿到瞭不錯的分數,但是在戛納的評委們看來,這些作品都是那種標準的好。

            而戛納一直在尋找那些電影向前的力量,與電影未來的東西。
            英國女演員艾米麗比查姆拿下瞭今年戛納的最佳女演員獎,也是一個不小的意外。因為她主演的電影《小小喬》本身是一部科幻劇情片,但好在影片科幻的屬性,沒有影響演員的表演。

            《小小喬》所營造的烏托邦與科幻世界架構,反而給瞭艾米麗比查姆更大的表演空間,讓艾米麗比查姆捧起瞭獎杯。
            而我們,不得不再一次心疼阿莫多瓦,呼聲甚高的《痛苦與榮耀》沒有為這位電影大師帶來最佳影片或者最佳導演的獎項即使安東尼奧班德拉斯拿下最佳男演員大獎,都不能算是對於阿莫多瓦的安慰。

            安東尼奧班德拉斯之前在阿莫多瓦的影片中,無論是他本人的演技還是氣質,都十分貼合阿莫多瓦的電影。

            這次的《痛苦與榮耀》被眾多影評人看好的情況下,安東尼奧班德拉斯的最佳男演員也肯定是實至名歸的。
            評審團獎項方面誕生瞭雙黃蛋《悲慘世界》《巴克勞》。兩種截然不同的影像風格,同時獲得瞭戛納的肯定。
            《悲慘世界》是法國導演拉吉利首次執導的作品,但是電影所展現的力量,讓人們很難相信這是一部處女作。可惜的是這部電影在一些技法的處理上,確實還沒有達到金葉子的水準,所以評審團獎項也算是對這部電影和導演最大的肯定。

            每年戛納對於骨灰級影迷來說,尋找一部神片也是他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今年觀眾們也沒有失望《巴克勞》就是這樣的片子。
            電影的技法,對於政治的隱喻,編劇上創造的神秘感無不證明瞭戛納獨特的品味。

            闊別影壇六年的伊利亞蘇雷曼,則憑借《必是天堂》拿下瞭今年的特別提及獎,也為主競賽單元所有的獎項畫上瞭一個句號。
            值得一提的是,戛納今年很是看好有關於政治社會方面的電影,這也是《必是天堂》拿到這個獎項的原因。

            雖然刁亦男的《南方車站的聚會》最後沒有拿下任何獎項,但是場刊2.7的評分已經是今年一個很高的分數瞭,而且這部電影也受到瞭戛納眾多導演和影評人的熱捧,讓我們期待這部電影的定檔吧。

            好瞭,今年戛納的故事就說完瞭,我們明年見。
            作者 一千王子